為國家現代化建設營造良好金融法治環境
——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分組審議關于設立北京金融法院的決定草案
2021-01-22 08:44:27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作者:王俏 陸茜坤
 

  1月20日下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就關于設立北京金融法院的決定草案進行分組審議。與會人員一致認為,設立北京金融法院,對金融案件進行集中管轄,有利于推進金融審判體制機制改革,提高金融審判專業化水平,為國家的現代化建設營造良好金融法治環境。

  同時,與會人員就北京金融法院的受案范圍、選優配強領導班子和審判隊伍、加強與人民銀行、銀保監部門協作等細節提出了意見建議,表示期待北京金融法院盡快掛牌成立并實際運行。

  設立北京金融法院具有重大意義

  2020年12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設立北京金融法院的方案》。李銳委員認為,設立北京金融法院的決定草案提請審議“非常及時、非常必要”。

  沈躍躍副委員長表示,設立北京金融法院是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推進國家金融戰略、完善金融審判體系、加大金融司法保護力度的重要舉措,符合北京作為國家金融管理中心的地位和作用。

  “北京是我們國家金融政策調控的樞紐,很多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和眾多國際金融機構的中國區總部也都設在北京。”徐紹史委員認為,在北京建立專門的金融法院,有利于以司法保障的方式來加強金融市場規則指引和價值引領,維護金融投資者、經營者、消費者的權益。

  吳玉良委員表示,在北京設立金融法院,專門管轄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特別是管轄以金融監管機構為被告的涉金融行政案件、申請承認和執行外國法院金融民商事糾紛的判決、裁定案件等類型案件,對于保障國家金融戰略實施、完善金融審判體系,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進一步提升我國金融司法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話語權,具有重要意義。

  “北京金融業的發展有一個鮮明特點,就是機構比較集聚,資產比較集中,都集中在北京市西城區的金融街。”歐陽昌瓊委員提出,在北京設立金融法院,不僅有必要,而且條件也比較成熟。他同時建議,北京金融法院選址可優先考慮西城區和金融街。

  進一步明確如何配強司法力量

  “我國金融行業發展速度非常快,現在金融機構、類金融機構眾多,層級復雜,金融運營的總量也很大。特別是金融創新過程中又出現了很多新情況新問題。”徐紹史委員建議,要整合北京乃至整個法院系統的金融審判人才,配強司法力量。

  徐紹史委員提出,北京金融法院將來不僅僅要審判具體案件,還具有引領示范效應,所以配強力量很重要。

  北京作為國家金融管理中心,金融資產規模和大型金融機構數量都位居全國首位,僅以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為例,截至去年11月底,駐區金融機構資產規模達到約116萬億元,同比增長7.8%,占全國金融資產規模就超過1/3。

  李鉞鋒委員此前針對金融審判工作進行了專門調研,他表示,北京金融法院成立以后,對北京市內應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實行專門管轄,以目前北京法院從事金融商事審判的法官240人、法官助理256人測算,平均每人每年將參與案件230余件,案件審判量將會維持高位,案件專業性強以及人案矛盾將進一步顯現出來。

  為此,他提出建議,進一步明確有關隊伍建設的相關配套政策措施,切實加強北京金融法院法官隊伍建設,更好服務金融法治化建設。

  發揮好金融審判職能作用

  在分組審議中,“e租寶”案、“申彤大大”案等被委員們提及,李鉞鋒委員提出,現在很多金融案件手段復雜化程度高,復合型案件多發。

  “這就給審判能力提出了新的課題。”李鉞鋒委員表示,要圍繞北京金融業發展重點,進一步加強金融法院的審判能力建設,更好維護金融業健康發展,服務北京國家科技金融創新中心建設。

  “上海金融法院運行3年來,在創新金融審判機制、探索金融案件裁判規則、營造良好金融法治環境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也為北京金融法院的設立提供了寶貴經驗。”吳玉良委員在肯定上海金融法院工作的同時,對北京金融法院提出了一點希望:選優配強領導班子和審判隊伍,細化案件管轄范圍,盡快實現掛牌成立并實際運行。

  吳玉良委員認為,北京金融法院要按照“高起點、高標準”的定位,結合北京作為國家金融監管中心的區域功能定位和涉金融行政案件較多的特點,就如何發揮金融審判職能作用進行深入研究,通過審理一批重大、疑難、復雜、新類型和在法律適用方面具有示范效應和規則創制意義的案件,厘清市場交易規則,規范引導金融創新行為;通過與金融監管部門建立重大案件報告、金融風險信息反饋機制,共同加大金融監管力度、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為國家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李銳委員建議,北京金融法院成立后要進一步加強金融案件大數據資源庫和金融風險防范體系共享機制建設,加強和上海金融法院等的業務溝通聯系,共同探索積累開展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審理經驗,充分發揮金融法院職能作用,切實保障國家金融戰略實施和金融安全。

  受案范圍采取“兩步走”

  2020年12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關于設立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法院的決定。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法院擬專門管轄海南省內應由中級法院管轄的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刑事案件,實行知識產權審判“三合一”。

  “將來北京金融法院也可以向這一方向發展,即逐步擴大到同時受理有關金融的民事、行政、刑事三類案件。”鮮鐵可委員說。

  對于在北京金融法院的受案范圍,鮮鐵可委員建議,可以采取分兩步走的辦法:第一步,先受理金融方面的民商事和行政案件,逐漸積累經驗,在條件成熟時再走第二步,可以考慮同時受理金融方面的刑事案件。

  “因為金融方面的案件往往是刑民交叉,如果北京金融法院在受理民事案件中發現涉嫌金融犯罪案件線索時,應該移送到其他普通法院審理,這樣做不利于提高訴訟效益,也不利于培養審理金融犯罪案件的專門人才。” 鮮鐵可委員解釋說。

責任編輯:于子平
網友評論:
0條評論
宁夏11选5计划 福彩3D跨度遗漏 香港六合彩铁算盘4749 老快3投注代购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pk10不贪心怎么稳赢 爱彩乐辽宁快乐12走势图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停售 泳坛夺金分析技巧 白姐露透码书籍 凯发真人百家乐 苏州多乐彩涂料 重庆时时彩试玩平台 百家乐信誉_Welcome 84期一波中特 秒速赛车玩法分享_Welcome 极速快3玩法绝招